十不应成为导师与学生关系的新转折点。

襄城资讯网2020-11-17 20:07:12

最近,教育部颁布了研究生导师行为守则(以下简称守则),从坚持思想指导、规范招生参与、检查论文质量、构建和谐的师生关系等八个方面提出了要求,明确了导师的行为。指导方针一经发布,就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许多网民迅速鼓掌,一些网民对此持谨慎乐观的态度,认为指引毕竟只是划出了一条红线,与教师的道德失范行为还有一段距离。

近年来,教育主管部门发布了一系列政策文件,规范了高校教师的道德和行为,但效果似乎并不令人满意,各类道德失范案件仍不时进入公众视野。当然,不道德的导师毕竟是极少数,但令人困惑的是,为什么反复禁止极少数的违规行为呢?原因如下:

第一,现行的师德行为守则仍然存在法律真空。现行高等教育法、职业教育法、教师法以及国务院关于加强教师队伍建设的意见都有相关规定,但还不够详细。目前,没有明确的法律制度对如何处理教师道德失范的情况作出明确的规定。因此,学生很难构成一种法律利益。教师轻微违反师德,法律的可能性难以应对;教师严重违反师德,必须找出某种法律利益损害,才能得到法律救济,这就使得个别研究生导师承担的不道德失当行为的违法成本非常有限。

二是高校评价机制‘偏颇’,导师选聘有时失之于宽。近年来,高校研究生大量扩招,研究生人数剧增,导致对导师的需求大增。目前,我国高等教育发展战略中,高校之间实行差异化分层的政策支持和资源配置模式,以科研教学为导向统筹高校发展,尤其注重科研学术的激励政策和制度安排。在这种制度安排下,高校自然把精力放在教师科研和学术水平的提高上,而对师德具体制度的制定和实施却缺乏足够的耐心和动力。因此,高校在选聘导师时,非常重视学历,专业,职称的要求,从来没有或很少考核被选聘导师的师德师风是否达标;且新聘导师入职后对师德师风的系统培训很少,不利于提高整体教师的师德认知水平。。

第三,过程管理经历了阶段,对软的损失进行了惩罚。教育行政部门是研究生导师和师德建设与监督的主要机构,担负着研究生导师和师德建设的主要职责。然而,事实上,个别教育行政部门和高校很少对研究生导师进行系统的师德建设,其中许多都是经过阶段的。更重要的是,当导师卷入道德失范事件时,他会以维护学校和地方的声誉为主要目标,持侥幸心理的家庭丑不能公布于众,对道德失范更多的负面反应和处理,打开了后门,在一定程度上,相关的处罚规定。

他说:守则的推出为我们建立共识和进一步加强导师的行为守则提供了机会。这一次如何让指导不再落空空,真的让十个必须成为研究生导师不能越过红线?笔者认为,首先要通过法律强化教师道德的强制性、负责任性和可诉性。要采取措施,使教师道德制度化、法制化,促进师德的固化,在现有的相关教育和教师法律规范中增加对教师失范行为的明确处罚,加大司法审判中对教师道德相关法律法规的援引力度,使相关法律规定得以贯彻。

此外,通过改革高校现有的评价方式和激励制度,建立‘重师德’的评价激励机制,可考虑将研究生导师师德建设情况作为评选‘双一流’高校和‘双一流’学科的重要指标,倒逼高校在教师选拔聘用,学校管理,学科建设,评价晋升等过程中,把师德纳入首要重点。同时,注重过程监管,违规行为必须在严肃中惩处。扎牢制度笼子,确立导师行为边界,避免其权力真空。采取零障碍导师投诉举报的方式,及时获取和掌握导师的心理和行为动态,发现苗头能及时提醒和纠正,防患于未然。探索建立导师信用制度,将师德纳入其个人信用管理体系,一旦师德失范,将被拉入信用黑名单,使十必成为导师与学生关系的新转折点。(作者:张云,系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

上一篇:你玩游戏来暴露你的性格!在责骂奚梦瑶之后,她讨厌谦虚,并且不耐烦地把这

下一篇:最后一页